多伦股份曾经的全资子公司“深圳柯塞威”平台名为KCV•红马甲疑似穿仓

发布于:2017-7-18 10:47 134人参与
700px; height: 300px; color: rgb(0, 0, 0); font-family: 'Microsoft Yahei'; font-size: 14px; line-height: 25.2px; background-color: rgb(255, 255, 255);">

在市场失重性下跌的半个多月里,配资平台穿仓的案例越来越多的浮出水面。

还记得那个因更名为“匹凸匹”而遭到全民调侃的多伦股份(600696.SH)吗?是的,多伦股份曾经的全资子公司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深圳柯塞威”)所提供的正是网络配资业务,平台名为KCV•红马甲(下称“KCV”)。

近日,多位KCV的客户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爆料称,该平台疑似穿仓,相当一部分客户的配资账户自6月30日以来呈现交易废单的状态,即无法买卖,而KCV给出的解释是:穿仓太多,导致与之连接的信托公司断了端口,为此要更换新的信托公司。

事实上,不止KCV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了解到,这段时间出现穿仓的配资平台不在少数,深圳另一家配资平台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,由于配资业务存在多年,风控模式相对成熟,所以基本上配资平台不会出现亏损的情况,但前段时间市场如此快速的下跌属于极端状态,不少配资平台出现穿仓的情况。

“有些股票连续多个交易日开盘就跌停,配资公司卖都卖不出去。”上述配资平台负责人说。

7月12日,证监会紧急发布《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》([2015]19号)(下称“19号文”),对开立虚拟证券账户,借用他人证券账户、出借本人证券账户,代理客户买卖证券等行为进行清理。

如今,少数几家配资平台已经暂停了配资业务。

一个配资小散的故事

6月12日,周五,沪指创出了5178.19点的近7年新高,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一场灾难性的噩梦下周一即将上演。

KCV客户周建(化名)对本报记者说,他就是在那一周的周六,也就是6月13日在KCV上开始配资,投资本金4万元,用的是1:2的杠杆,也就是4万:8万,实盘资金为12万,借款利率为1.2分/月。

他本想着,在这轮特大的牛市里,用杠杆赚取更多的收益。

“我是在市场最高点冲进去的,还好当时选择的是2倍杠杆,也是考虑到沪指创新高以后,市场已经出现了风险的苗头。”周建说。

在KCV按月配资的业务里,其杠杆分为1倍、2倍、3倍、4倍。以2倍杠杆为例:投资本金为4万元时,总操盘资金为12万元,亏损警告线为91200,亏损平仓线为88000元。

也就是说,当借款账户内的总市值低于借款额114%为警戒线,禁止继续买入股票,当借款账户内的总市值低于借款额110%时为平仓线,要立即卖出质押账户内的股票。

虽然上证指数在6月15日~6月30日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大幅下滑了近800点,但由于所运用的杠杆较低,再加上一直半仓操作,周建的配资账户一直没有触及警戒线,“在6月30日前,我算了一下,自己只亏了1万多元,但6月30日当天,我发现自己的恒生配资账户虽然可以登录,但却无法买卖了。”他说。

更加令周建气愤的是,他近日终于拨通了KCV的客服电话,被告知更换了新账户,而周建用新账号登录后发现,其是7月6日被更换新账户的,其中拥有的两只股票中尚未停牌的那只股票于7月6日新买入,7月8日,由于其账户市值触及警戒线,这只未停牌的股票又以23.38元的价格被卖出,“如果我的账号能够交易,我会及时补充保证金,7月8日都已经开始反弹了,而且这只股票我一直看好。”他说。

“6月30日之前,我才亏了一万元,现在已经亏了3万多,我本金才4万元,再一个跌停就要平仓了。”周建说。

7月8日,虽然上证综指跌5.90%报收3507.19点,但深市主要指数初露止跌迹象,创业板指翻红。而7月9日,A股上演大幅反弹,上证综指开盘跌至3373.54点后探底回升,午后强势爆发,一度大涨近7%站稳3700点。

KCV的另外一位客户王文宇告诉本报记者,他就是在7月9日发现自己的账号无法交易的,王文宇5月26日开始在KCV上配资,本金9万元,按月配资,杠杆为1:4,总操盘资金45万元,每月利息1.40分,亏损警告线为39.6万元,亏损平仓线为38.52万元。

“7月9日,我账户内的总市值还远远高于警戒线呢。”王文宇说。

穿仓的悲剧

深圳柯塞威的工商资料显示:KCV•红马甲的运营方深圳柯塞威注册资本10亿元,发起人为多伦股份,多伦股份于2015年4月14日晚间公告,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深圳柯塞威打造KCV•红马甲正式上线。

但在今年的6月25日,多伦股份再次公告称,多伦股份已于4月27日与多伦股份董事长鲜言在上海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,鲜言按注册资本为据,出资1.15亿元收购公司持有的深圳柯塞威100%股权。

也就是说,KCV自正式上线到转让,只在多伦股份的旗下呆了两个星期,其官网显示:KCV累计配资总额8.5亿元。

“我们都是严格按照合同执行的,至于客户出现交易废单的原因可能有两个,一是客户超过警告线了,我们可以限制买;二是前段时间,尤其是6月底7月初,大盘整体下滑得比较厉害,而我们的配资账号都是对接伞形信托的,很多配资客户的股票市值已经在警告线甚至平仓线以下了,但他们不愿意补充保证金,甚至放弃了,导致穿仓,因此造成信托产品平仓。”KCV一位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如此解释。

但该工作人员并没有说明,究竟其对接的伞形信托的母信托整体穿仓,还是旗下的子信托穿仓。

“我们挂钩了几十个信托产品,如果客户补充保证金,就不会有问题,而平仓的信托产品中,还存在一些正常的客户,对于正常客户,我们会把他们转移到新账号上。”他说。

而周建就有可能属于这种平仓的信托产品中的正常类客户。

但同时,也有KCV客户抱怨,KCV并没有及时通知自己的账户到达警告线或平仓线,对此,上述工作人员表示,客户自己炒股,本来就应该及时关注自己的市值,到了警告线应该补充保证金,“我们没有义务给客户平仓,我们只有在不得已的时候才强制性平仓。”他说。

“我认为是KCV风控经验太少,1:4的高杠杆导致很多账户连续跌停穿仓,尤其是6月新开的配资账号,估计八成全部穿仓了。因为子单元穿仓过多,KCV不太可能为子单元的穿仓而给信托公司补充保证金,导致信托公司单方面平仓;另一个角度来说,由于市场下滑太快,导致一些配资账号完全来不及卖出,开盘就跌停。”一位KCV客户如此猜测。

多少配资平台穿仓了?

深圳另一家配资平台负责人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由于配资业务存在多年,风控模式已经成熟,所以基本上配资平台不会出现亏损的情况,但前段时间市场如此快速的下跌已经属于极端情况,不少配资平台出现穿仓的情况。

“有些股票连续多个交易日开盘就跌停,配资公司卖都卖不出去。”上述配资平台负责人说。

据该负责人透露,自6月16日到7月6日之间,自己平台95%的客户都爆仓了,“其实,如果是单纯一味的下跌,不会有那么多的客户爆仓,他们会及时止损离场,而中间这段时间,由于国家出台了很多利好政策,导致离场的客户又回来抄底,结果再次被套,所以,大部分的客户是爆在半山腰上。”他说。

该负责人说,自己平台有3~4个客户出现穿仓的情况,“有两个客户的情况是这样的,因为所持股票停牌了,到现在也没有复牌,而停牌价正好在警告线和平仓线之间,所以,我们就提出一个方案,如果不想配资了,就要补齐配资公司亏损的部分,作为保证金,待股票复牌后卖掉,我们再退回保证金。”

在广州,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一些小型的配资公司在这一轮震荡中甚至倒闭了,另外,某家大型做配资业务的P2P平台也出现了穿仓亏损的情况。

但本报记者采访的广州多家配资公司,均对此讳莫如深。

而据媒体报道,6月29日上午,在线股票配资平台“巧牛网”和“赚了点”先后发布“清仓”通知。巧牛网一位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截至6月29日,公司已经出现一位穿仓案例。

netease 
我来说两句 0人跟贴 | 134人参与 | 手机发跟贴 |注册
文明上网,请登录发贴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晋中之窗网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