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112|回复: 0

2018年热门小说《情如聚沙成塔》推荐阅读

[复制链接]
zhc5687860 发表于 2018-3-16 21:5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第1章 我让你勾引男人

帝豪酒店十八层。

总统套房门外的走廊上,空无一人。

很快,一阵欢快的铃声响起,打破了十八层原有的宁静。

“喂,妈!”苏易柔一边接起电话,一边打开了1818号房间的门。

电话那头,是她的母亲,易思玲。

“柔柔,妈让你办的事情,到底准备地怎么样了?今天这个事情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,你可别出什么岔子啊!”

“妈,就这点小事,你都嘱咐了我三回了,你好啰嗦!”苏易柔有些不耐烦地撇撇嘴。

拨了拨耳旁的碎发,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走廊,轻声说道,“这件事,你就放心吧,我都已经办妥了,苏心妍那个小贱人,很快就要名誉扫地了,你就等着看好戏吧。”

“那就好,那你办完事快点回来,妈还有事要跟你说。”

“知道了,妈。”

挂断电话,苏易柔回头看了一眼卧室里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女人,当她看到那张脸和裸露在外的大长腿的时候,心里又是一阵不爽。

论长相,她没苏心妍漂亮;论身高,她又比苏心妍矮;论身材,也是稍逊一筹。

更重要的是,她最爱的男人厉景逸,竟然也爱上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!

除了现在苏家的当家主母是自己的母亲以外,她什么也比不过苏心妍。

这都是凭什么啊?真是气死她了!

“臭丫头,让你长了一张狐媚脸!让你勾引我的男人!”

略带怒意地重新回到卧室里,苏易柔的心里愤愤不平,她朝着床上的人猛地踹了几脚,又弯下腰扇了她一个巴掌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苏心妍,今天的一切,都是你自找的!是你活该!待会,你就等着被人睡吧!”

抬起腿又是一脚,苏易柔这才勉强将怒意全都发泄了出去,想着待会即将发生的事情,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奸笑,然后转身离开。

走出门外,她冷哼了一声,重重地关上了房门。

1818号总统套房里,身体上被折磨了一通的苏心妍渐渐恢复了神智,特别是刚才那记响亮的关门声,更让她清醒了几分。

耳边隐约还回荡着某个女人嫉妒的声音,而这个声音,苏心妍就算是化成灰也不会忘记,不就是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么!

神智渐渐变得清晰,身体上传来的异样感觉也越来越明显了。

热,浑身燥热!身体里就好像有一把火在烧,让她有了想要扯掉衣服的冲动。

闷,胸口好闷!感觉像是被人剥夺了空气,有一种快要窒息的错觉。

渴,喉咙好渴!就好像是缺了水的鱼,快要干裂死了。

痒,全身都痒!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着自己的肉体,摧毁着自己的意志。

如此百爪挠心般的感受,既痛苦,又亢奋。

该死的苏易柔,居然敢给她下药!看样子,也少不了易思玲在边上出谋划策了。

真是一对狠毒的母女,居然想出下药这么阴毒的招数,亏得她平时一直都忍气吞声的,没想到这对母女还是不放过她,还要把她送到了别的男人的床上,简直是不可饶恕!

这个仇,她苏心妍一定要报!

想要她乖乖就擒?没那么容易

理智还有一丝尚存,苏心妍好不容易集中了一些精神,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。眼下,没有什么是比痛感更能让人清醒的了。

她知道,自己必须尽快离开这里,绝对不能让那对龌蹉的母女得逞。

费了老大的劲,她才从床上爬了起来,然后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。

身体上燥热难当,苏心妍伸手扯了扯领口,灌进胸口的凉风让她感受到了一丝舒爽,却也让她分散了注意力,脚下一软,跌倒在地。

还好,地上铺着地毯,并没有感觉到痛楚。

抬手,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,苏心妍强迫自己保持清醒,然后再次站了起来。

摇摇晃晃地朝着门口走去,苏心妍只觉得药效越来越猛烈,眼前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,咬牙又在大腿上掐了一把,这才勉强看清了前面的门把手。

伸手,握住门把手,然后向下按,门把手纹丝不动。苏心妍还以为是自己力气不足,又试了几次,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
眯着眼睛看了好久,这才发现,眼前的门,用的是指纹锁。没有指纹,也没有密码,更没有房卡,她要出去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懊恼地捶着门背,苏心妍渐渐变得有气无力,她斜靠在墙上,整张脸因为药力的关系,涨得通红。

一想到待会就会有一个陌生人男人进屋,说不定还是个大腹便便、长得奇丑的老头子,然后还会强迫她做那样的事情,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难道,自己就真的只能这样任人宰割了么?当然不能!

转头,视线无意间对上了总统套房客厅中间的茶几,上面放着一盆水果,边上还有一把水果刀。

苏心妍扬起嘴角,天无绝人之路!

强打起精神走到茶几边上,拿起水果刀攥在手里,然后又迈着轻飘飘的步子,回到了房门口。

她盘算着,待会无论是谁进来,她都会手起刀落,然后趁机逃出去,绝对不能让那对母女的奸计得逞。

回去之后,她一定会报仇的,至于如何报仇,等回去了有的是时间考虑。

没过多久,“滴滴”两声提示音过后,门从外面被打开。

苏心妍拿着水果刀的手已经悬在空中,就等着那个人从门口进来,然后她就下手。

可是等了好久,那人还是没有进来。

其实,门外的男人本来是要进屋的,可是在开门的一瞬间,他闻到了屋里飘出来的一股淡淡的香气,是原本不该属于这个房间的香气。

这是他的专属总统套房,突然冒出来的香气让他停顿了脚步,直觉告诉他,屋里有人,而且还是个女人。

男人皱眉,他讨厌奇怪的香气,更讨厌送上门的女人!

转身,正欲离开,身后却传来了小小的响动。

关注公众号:七星书楼    回复17继续阅读

.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